傑克昇的小資料 About JunsunPhoto AlbnumSome New InformationMy Friends 回首頁(Home)
Welcome to Jackson's Homepage
@^_^@

INDEX: 001 ~ 020 | 021 ~ 040 | 041 ~ 060 | 061 ~ 080 | 081 ~ 100 | 101 ~ 120 | 121 ~ 140
可不可以愛我,一分鐘就好 ~ 純純的愛情 - 佚名 ~  Index
她給人的感覺就是以堅強兩個字來形容。

不論多大的困難和痛苦,她彷彿都可以用一個很甜很甜的笑容,和睜著一雙沒有憂愁的眼睛來帶過。

這才是我注意到她的地方。

那個時代,以好的高中來說,男女合校真的好少,男生女生也鮮少真的敢正大光明的說說笑笑。

要知道,快樂的背後,可能潛藏著多大的危機。

只好人手一本書,裝著自己最大的興趣便是手上那本厚厚重重的英文課本。

期末考時,她坐在我隔壁,傳來了一陣陣屬於女生專有微微的香氣。

我轉過頭看著她。似乎她有察覺到我的注視,抬頭對我微微一笑。

「同學,有事嗎﹖」

我被她問的有點不好意思,趕緊低下頭猛讀下堂課要考的科目,也一邊輕斥著自己好像存著不良的想法。

不曉得是上天故意要懲罰我不良的想法,還是怎麼的,考卷一發下來,我的腦筋突然一片空白,不論我怎麼努力的回想,卻一個字都想不起來。

勉勉強強的寫了幾個字,卻只是一張空白的考卷填上幾個不起眼的字。

「咳!」聽到身旁的人在咳嗽,轉頭一看,她把考卷的答案轉向我這一邊,眼睛看向老師的方向,手指一直在考卷上敲著。

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。

意思是要我抄﹖還是,故意告訴我她會寫﹖這兩種都不無可能。

等她轉頭回來,還看我愣著的時候,表情只變了一秒,從鉛筆盒裡拿了一個東西出來,一個小橡皮擦,低頭寫了幾個字,快速的丟給我。

我還是愣在那兒。

看了橡皮擦的字。

『你到底要寫不要﹖』

這.... 擺明是要幫我作弊。

我很心虛。

明明沒什麼人在看,大家都只注視著自己的考試卷,我卻怎麼都覺得大家的眼光都注視著我。

匆匆忙忙的抄了好幾題,腦筋中的記憶,是在我踏出教室門口後自動浮上的。

她拿著一本厚厚的書坐在門口正讀著,抬起頭看見我從裡面走出來,她對我的笑容,讓我感受到她的善意。

直到多年以後,我才明白我完全誤會了她幫我作弊的目的。

「多....謝....」我口吃的講出了進高中二年以來跟她說的第一句話。

她只揮揮手,繼續唸她的書。這便是我對她的第一次的深刻印象。

學期開始,抽座位時,我和她竟成了隔壁鄰居,她那個淡淡的香氣又圍繞在我的感知神經周圍,也刺激我的中樞神
經。

漸漸的瞭解她。

她功課很好的原因,是因為她下課以後也沒有事情可以做,家裡管的嚴,一下課就得回家,不得停留,家裡沒有雜書,唯一有的,是一本又一本由她父親購買來給她看的厚厚重重的參考書。

雖然在那個年代有電視的家庭不算普遍,但,其實有的已經不少了。

沒有雜書的環境,逼著她閒著沒事便是看那一本又一本的參考書。

她第一次看我拿武俠小說在看的時候,彷彿看到什麼外星來的書籍似的。

「你那是什麼書﹖」不太懂的表情。「這是武俠小說,懂嗎﹖」她搖搖頭。

「對不起,我從小到大不是看課本,就是看參考書,唯一的樂趣,是將課本從頭到尾都背起來。」

天啊!她確定她是活生生的人嘛﹖

「妳想不想看﹖」她搖頭。

「不行,我爸爸不容許這個東西生存在我家。」

「這樣好了,我一天帶來借妳看十頁,好不好﹖」她還是笑著拒絕。

但是,我知道,她有心動。

隔一天,我依舊在下課時分,拿起武俠小說努力看著,她依舊睜著不解的眼睛看著我。

「這麼好看﹖」我微笑了。

「這樣好了,我借妳看第一集,看五頁就好,如果不想看,可以馬上還給我。」她遲疑了。

點頭,伸手接過去。

一開始,本來以為她可能很快就還給我了,倒是出忽意料的,她看的很認真,看了都不只十頁。

聽到鐘話,才抬起頭,皺著眉:「怎麼辦,我好像墮落了﹖ 怎麼辦﹖」我失笑。

這.... 墮落二字,用的有點奇怪。她點頭。「對啊!我爸爸說這些都是會腐壞人心的東西,會讓人墮落的東西。」

雖然不懂她爸爸的苦心,但,也只能安慰她。

「不會不會啦!一天才看十頁,不會墮落啦!」

可是,從那天以後,她也沒再跟我借過那本書,也未曾再對我微微的一笑,我真的也不明白自己到底作錯了什麼。

可是,在大家面前,基於校規,也基於在一個算是公眾場合的份上,我也不便說什麼。

很快的,畢業、聯考、放榜一連串的接踵而來,也讓我稍稍忘卻那個閃著光芒的眼睛。

再見到她的時候,是我大二那年寒假。

大學生活二年,有如脫了韁的野馬,套一句話,『有說不出的快活』。

縱然功課壓力重,但,脫離了那種三天一小考,五天一大考的高三生涯,也真的可以說是痛不欲生的生活,自然,在大學的日子,是更加的愉快。

什麼聯誼啊∼烤肉啊∼社團啊∼我都是盡我所能的參加。

反正,有沒有收獲,都是出來玩嘛!但是,眼見好友都已成雙成對,我卻還是孤家寡人時,有時難免看著鏡子問自己,我真的長得這麼難看嗎﹖想當然,這個鏡子不會跟我說話。

搖著頭嘆氣。

「培恩,外找。」

宿舍門口有人在大聲叫著。

我嘆口氣,上網上到一半被人找出去,服儀不整,但想想,下午四點,誰會在這個時刻找我,八成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,於是便穿著拖鞋往外跑。

不耐煩的口氣,我想,看到我的表情的人都知道。

「什麼事﹖」

看到來人的時候,我的口氣變弱了。

是她,是那個在高中最後一年讓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那個女孩。

「你是王培恩﹖」她猶疑。

「對對對。」也顧不得身上穿著像睡衣般的T恤和短褲,還有腳上那一雙二十元的拖鞋,站在門口便跟她聊上。

「你好,我是學生會的文宣部組長,可否請你撥個時間我們做個訪談。」

我不確定她是否記得我。

記得這個曾經害她差點墮落的人。

我點點頭。

「好,相請不如偶遇,就現在吧!走∼」

她面有難色。

「可不可以請你換套衣服﹖」

本來還覺得自己的穿著沒什麼不妥,聽她一講,看了自己的穿著,羞紅著臉(怪了,我是男的ㄟ∼還羞紅臉),跑回宿舍房間換了衣服才跑出來。

「妳是不是叫施敏敏﹖」

為了確定,我跟她走在椰林大道時,我忍不住問了她的名字。

果真,看到她驚訝的表情。

「你怎麼知道﹖」

「我們高中同班。」看她想了好久好久。

「妳記得那個借妳武俠小說,害妳差點墮落的人嗎﹖」她搖搖頭。

「我沒有那個記憶ㄟ。」莫非那件事情在她的心中沒有留下任何一點點的回憶﹖我暗自思忖。

還是我不值得人家記憶﹖這還是一個讓我會感傷的想法。

「不好意思,我在考上大學的時候,曾經出過車禍,所以有些記憶記不起來,」她笑得有點靦腆。

「你記得我﹖」何止記得﹖簡直是....「當然,我對我每個同學都記得很熟。」

這是謊話,上個禮拜在校園逛著,突然有人來拍我的肩膀,說是我高二的死黨,在跟他像很熟似的打完招呼之後,卻足足想了好幾天最後是翻了畢業紀念冊後才想起他的身份。

她還是那個笑容。

我沒有問出口的是為什麼她可以參加這些活動,以前曾經聽說她的家教很嚴的,但,這所學校是規定都要住校的,而她怎麼可以....後來熟了之後,從跟她同寢的一個女孩子,也是她的表妹口中才得知,她爸爸在那一場車禍中去世,而她交由她媽媽扶養,但她媽媽沒有付出什麼關懷,一天到晚只希望她不要阻止了她自己的社交生活,所以打聽到這個學校規定住校,強迫她來唸。

更何況,施敏敏對自己以前的生活並無什麼記憶,所以,一切也有一點點隨遇而安的感覺。

一半同情,另一半也因為以前的感覺殘存,同學約什麼活動,我必定開口問她,她一開始拒絕,後來也開始慢慢的活潑起來,坐在我那台破破的小綿羊上,倒也是玩過不少地方。


「我這樣每天跟你在一起,會不會擔誤你追美眉的時間﹖」 哇咧∼現在才想起這個問題,可能有點晚了。

「有啊!別人一看到我,就幫我貼上『是施敏敏專有』的標籤,誰敢動我。」

我半真半假的說,試探她的反應。

「ㄛ∼」 她沒說什麼。

但從那次以後,不論我再約她去任何地方,她都不願意了。

暑假過後,就聽她表妹口中聽到她跟她們班上的一個男同學走得很近。

「何謂走得很近﹖」我那時還很白痴的問了一句。

她表妹只說了一句。

「反正她現在很幸福。」我不懂她的意思。

我對敏敏的心意,她表妹難道一點點都不懂嗎﹖

好朋友都糗我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跟別人跑了,卻一點反應也沒有,算不算男子漢啊﹖

更過份的,說懷疑我的性別。

我不是沒有反應,是我猜測敏敏的心意。

半夜輾轉反側,苦思到的結論便是敏敏不曾喜歡我。

如果她喜歡我,在我跟她講那句話之後應該要有反應,而不是那樣避我如蛇蠍,一付要把我讓給別人的樣子。

可是,我真的難忘她眼中閃過的光芒。

她那個天真無邪的表情。

天啊∼為何要這麼懲罰我﹖

但,畢竟再大的創傷都有沉寂下來的時候,一年後,畢業了,在選擇繼續深造或服國民兵役的選擇下,我選擇了當兵。

在服役期間,我寫了一張聖誕卡給她。等了好久好久,幾乎我都要放棄的同時,才等到她的回音。

娟秀的字跡,印在淺藍色的信封上,還寄著一隻很可愛的小鴨。就在這麼一來一回,說著沒什麼痛癢的信函中,我渡過了很苦的二年服役生活。

退役之後,家塈き瑽痧鉔~續唸書,家堣]沒什麼經濟壓力,母親是讓我自己好好考慮,我自己倒是希望可以在台灣好好的找個工作,再慢慢的準備考試。

或許上天在關上我對她感情的那扇窗時,在另一個地方開了一扇屬於我的窗。

面試後主管很滿意我的筆試成績,錄用了我。

工作上也得心應手,唯一缺的,便是身旁的伴吧!

同事還有朋友都拚命的介紹了不少女孩子給我。

有的時候,看上眼的是因為她有一隻像敏敏的眼睛,但,第二次約會時,才看清楚了也不是很像,便沒有第三次的約
會,也因為這樣,被同事貼上一個『孤僻』的標籤。

一直都有收到她的信件,只是很少,過年、生日、聖誕節,除了這三個節日肯定都有收到她的卡片以外,其他的信件也
就很久很久才有一封。

隱隱約約的....心中有一絲絲的聲音,催促著我約她出來。

我嘗試著打著她留給我的電話。

電話接通,我吞了口口水。

「施敏敏嗎﹖」我真的好緊張,當年進這個公司的口試還沒這麼緊張過。

對方沉默了一會兒。

「是。」

「我是王培恩。」

為了怕她忘了,還特別又加了一句:「我是妳高中同學。」

「我知道....」她那清脆的聲音一點都沒有改變。

我那個如死海的心卻有一點點又活了過來。

「可以約妳嗎﹖」 

又是一陣沉默。

「我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想看看妳,如果不方便就算了。」我趕忙解釋。

「我知道,明天晚上六點,好嗎﹖」我當然快點答應。

我還巴不得現在就見面。

我在看見她的那一刻,眼淚差點掉下來。

我們幾年沒見 ﹖我也數不出來。

她變了,瘦削、蒼白、沒有生氣、眼睛中不再帶有任何的光芒。

「敏敏,發生了什麼事﹖」我沒辦法問她別的,因為我看到她的樣子,只想去關心她。

看她坐了下來,慢慢的說著我們分別後的事。

她母親的公司倒了,她母親也跟男人跑了,把她一個人丟下來,沒有留任何一個字,雖然她的親戚收容她,但是,她卻
也從此一厥不振....因為....她講到這兒,突然痛哭了起來,沒有辦法再繼續講了。

我在剎那之間,好像也明白她經歷了什麼。

她離開我的原因,是因為....「妳為什麼不告訴我﹖」

「告訴你也沒有用,我怎麼說﹖」她嗚咽。

我忍不住擁抱著她。

「妳為什麼不肯讓我跟妳承受這一切﹖為什麼﹖」我有點激動。

「你不會接受這樣的我的。」她不帶任何希望的說。

「有誰能夠接受這樣的我﹖我看了足足二年的精神科醫師,拚命的問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,誰能告訴我﹖」她掙脫我的擁抱。

「你現在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,想走,就走吧!」她倔強的表情,看在我心堙A多心疼。

但我怕她推開我。

我的一點點遲疑,她卻彷彿又受到傷害,回頭跑開了。

我愣了大約十秒,才起步追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。

打她給我的電話號碼,變成了空號。

照著她給我的地址找去時,早已是人去樓空。

我找她找的快要發狂。

當我挫敗的承認自己找不到她的時候,很恨造物弄人!我淋了雨,在大雨中痛哭失聲。

回家大病了一場,母親也看出我的不尋常,幫我買了機票,也拜託住在貝里斯的叔叔辦了居留權,把我就這麼送出了國。

在國外的生活,不好不壞。

彷彿也沒有什麼人生目的,只覺得在那個地方像是要磨光自己的理想,其實也無所謂了,我失去了她∼∼永遠∼∼一年∼二年∼三年∼其實日子好像也過的很快∼一轉眼,我都要三十五歲了。

母親在四年前也來貝里斯住下。

在安排相親的遊戲下,為了不讓有點年邁的母親擔心,我答應了跟一個也是台灣移民過去定居女孩子訂婚。

但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日日夜夜思念的,是遠在台灣的一個女孩,那個女孩的名字叫施敏敏啊∼母親本來不同意我回來台灣的,但,在我的堅持下,她看著我買了機票後只叮嚀我希望一個星期就回來。

我同意了。搭機回來台灣後,我回了老家看看,荒廢了一點,找了以前的同學出來聚聚。

同學有的才剛新婚,有的卻有了幾個寶寶,其中有一個甚至早已是四個孩子的爹了,最大的孩子今年都要上小學了。

「培恩,你老婆呢﹖」我苦笑。

「我才訂婚,她在貝里斯,沒跟我回來。」一群人七嘴八舌。

「我們當初都以為你會跟那什麼....施...施什麼的有結果!」

我嘆口氣。「她叫施敏敏啦!」  

「對,施敏敏,我們都以為你跟她會有結果呢!」除了苦笑,我還能做什麼。

「聽說,她結婚了。」結婚﹖

「聽誰說的﹖」我整個精神都來了,有了這個小道消息,肯定是有人跟她有聯絡的。

「好像是她表妹吧那個時候有辦了一個什麼校友會,我有問起她。」 

「有她表妹的電話嗎﹖」我像有了一線生機似的趕緊抓住線索。

不多久,那群好朋友幫我找到她表妹的電話。

我卻又不敢打了。

如果今天敏敏結婚了,我卻又這樣莽莽撞撞的找上她,會不會對她不好﹖

朋友看我遲疑,私自幫我打了電話給她表妹,也要到了敏敏現在的電話。

「培恩,打給她吧!如果今天你不打給她,你肯定會抱憾一輩子,你已經錯過了那麼多,不要再錯過這次機會,如果她真的結婚,你也可以死了心,安心回去你的貝里斯,以後不要再回來,如果她沒有,你沒打給她,是你自己錯過了機會。」

我該怎麼謝謝這些好朋友﹖我不知道。

在電話拿起來的時候,我依舊像當年的我一樣,緊張。

對方溫柔的聲音從話筒傳來的時候,我....真的....忍不住激動。

「敏敏....」對方有點錯愕。

「你是誰﹖」

「王培恩。」我很簡單的說了三個字。

再多的言語都沒有辦法形容我的身份,不是嗎﹖沉默了很久,我開口:「最近好嗎﹖」

「還好,」她頓了一頓, 「我先生對我很好。」她又努力的補充。

她真的結婚了 ﹖

我的心....好痛。

「我....可不可以....見妳一面﹖」

我卻沒有想到,我都三十五歲了,敏敏也一樣,我總不能要求她一直等我,我也沒有資格。

在貝里斯這幾年,我才終於發現了一件事,我從來都沒有開口說過愛她,連喜歡她都不曾說,一直都自以為是的認為她懂的,她懂得我為何對她好,為何在出去玩時都是最照顧她。

我真的是全世界最大最大的笨蛋。

現在,她結婚了。

我能說什麼。

「不太方便。」她拒絕了。

「求求妳....」我哀求。

「我星期天就要回去貝里斯,很有可能這一輩子都不會在回來了,妳就當作出來見老朋友,好嗎﹖」 對方考慮了好久。

「好吧!」

「現在方便嗎﹖」我等不及再等幾個小時,甚至幾天。 

「好....」 我焦急的在原地走來走去,只見遠遠的一個人影慢慢走近。

是她....她依舊削瘦,唯一改變的,是她臉上的表情。

「敏敏....」她笑了。

「培恩。」原本該有的擁抱,在我看到她有身孕的時候頓住了。

「怎麼了﹖」

「沒....」我該怎麼說我看到她懷孕的時候才明明白白的告訴自己沒有希望了。

她訴說著她目前的幸福可是,我的心在滴血啊....

「晚了,我該回去了,我先生會擔心的。」她站起身,走到門口。

我在幫她拿起外套披上她的肩時,忍不住擁著她。

「敏敏,可不可以愛我,一分鐘就好, 讓我無牽無掛的離開台灣﹖」我哭了,十幾年來,第一次流淚。她回頭,手摸著我的臉,親了我一下。

「晚了。」她從手袋裡拿了一封信給我。

「在回貝里斯的飛機上在看。」看著她走遠後,我哭的更加厲害了,我蹲在路旁,也不理別人的眼光。

待在台灣也沒有什麼意思,便去訂了隔天回去的機票。

打開了那封信。


『培恩:我跟自己說過,這一輩子只等你,只願愛你,但,你卻不曾跟我說過對我的感覺。事情發生後,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你,後來再見面,我跟你說的時候,卻看見你眼堛瑪虩獺C我一直在想,如果那個時候,你肯抱住我,甚至,跟我說『敏敏,不要緊,一切有我,我不在乎任何事,只要有妳』,我一直都在等你說這句話,可是,我失望了,我知道你有遲疑,於是,我走了... 離開一切有你的地方。直到遇上現在的先生,他關心我、安慰我,陪我走過那段以為失去你的那段時光,幾年過去,我才驚覺,我也慢慢的愛上了他。別怪我。雖然我直至這一刻還不明白你愛不愛我。也不明白為何我一直跟你解釋。如果,你愛我,或許這一切都不一樣。 敏敏」

我愛妳啊∼敏敏∼我在內心拚命的吶喊。

我眼睜睜的讓自己失去了她。

但,我又在這一刻,明白了她對我有感情。

我....又痛哭了.... 別人的十八年中可以得到什麼或失去什麼,我不曉得。

我只知道....這十八年後,我失去了這輩子再愛人的能力與權力。


如果時間能夠阻擋我們的愛情.. 那便不是真愛...如果我們的愛能到永久~不受外界阻撓我願~~窮我一生~~來愛你~~至老~~至死~一生只有一回要好好珍惜

 
可不可以愛我,一分鐘就好 ~ 完 ~ Top


認真世界文章分享

昇子曰:凡走過必留下筆跡.....

認真世界文章分享中
已有1萬多名的會員曾在此停駐及分享
歡迎你立即加入這個小小天地

認真世界文章分享
先睹為快
| 直接註冊
用戶名:
密 碼:
Cookie



版權所有 © 2001-2009 認真世界文章分享
部分文章屬於原作者所有•請勿隨意翻考使用